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我与十五岁的初中女生


我与十五岁的初中女生

时间:2018-06-13 初三那那一年,我和班上的一个女生打得火热,从一开始课间的打情骂俏发展到后来晚自修放学后送她回家,关係越来越密切,这是我的初恋吧。 那时我才15岁,第一次和女生有这样密切的关係,每次相处的时候都紧张得不得了,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比较搞笑。 我们家住得比较近,有时候我们会在家附近的一条比较僻静的小巷里散步,她身材很好,乳房比较大,是半球形的,腿比较细,皮肤白皙,女生的校服是白色的衬衫和天蓝色的裙子,大概是胸部比较挺的缘故,她的衣服在乳房的两侧总有些皱,而中间又很平整。 可能撑得很紧吧?我偷偷地看着她的胸部,小弟不知不觉硬了起来。当时很不好意思,怕她看见我的运动裤撑起一片,于是不得不身体稍微向前倾,弯着腰走,不知道她当时有没有留意呢。 后来逛巷子逛多了,胆子开始大起来,但也不过是搂着她,轻轻地吻她的脸,她的乳房压在我的胸前,软软的,很有弹性,于是我就使坏,越搂越紧,她的乳房贴在我的胸口,半球变成了扁球。 抚摩着她的后背,隔着校服也觉得她的皮肤很光滑。有一次拥抱过后,我们又接着在巷子里瞎转,她有些脸红,说:「你的……好长」。 我听了脑子嗡一声,很是尴尬,一定是刚才搂着她的时候,小弟一直顶着她,被她发现了。在类似的事情又反覆发生了多次后,我的胆子又大了一些了,呵呵。 当时初三学校都要求大家晚上留在学校晚自修,8点钟自修结束后,我和她便一起走回家。 有一天晚自修后,我们没有直接回家,又跑到那条巷子逛。那条巷子两边的房子是别墅,住的大都是华侨什么的,平时也不大回来,所以难得有人走动。于是昏黄的路灯下,只有我和她两个人。 我靠在一盏路灯旁边,从背后搂着她,脸贴着她齐肩的短髮,可以看到她胸部起伏,那天穿的还是白衬衫,虽然我搂着她细腰的手能感觉到在腰的部分校服还是蛮宽鬆的,但胸部就好像绷得有点紧了。 校服是白色的且比较单薄,昏黄的路灯下她胸罩的花纹若隐若现。我嚥了嚥口水,小弟已经不安分地顶在了她的腰上,太阳穴一突一突地,整个人都有些恍惚。虽然很担心她会翻脸,但双手还是不听话地从腰际偷偷地往上挪。 她明显感觉到了我双手的动作,低头看着我的手,我异常紧张,但手还是在往上挪,大拇指已经碰到一点有点硬的东西了,大概是胸罩的下沿,我的意图已经完全暴露,她还在看着,没有说话,胸口起伏不已,一煞那,空气凝固了。 我骑虎难下,顾不得那么多了,双手一提,已经握住了她丰满的乳房。 那一刻的感受是我终身难忘的,一种极度柔软富有弹性的的感觉迅速地从五指指尖传至大脑皮层,阵阵幽香扑鼻……突然,她伸手抓起了我的双手,如同当头棒喝,一下子使我极度不安,她怎么了? 一定是不喜欢我这样做,会不会觉得我很下流? 许多猜测电光火石的瞬间在脑海里闪过。我从后面看到她低着头,抓着我的手,好像在看着,我一动都不敢动。 忽然,她又一下子把我的双手重新放在自己的乳房上,她的小手仍然抓着我的手。夏季的校服实在太薄了,这时,我可以感觉到她校服下面不是乳罩,而是一件半身的小背心。我的胆子也大起来,五指併拢,抓住了她的乳房,那种满手都是弹性的感觉令我眩晕!谁知这时她竟抓住我的手,慢慢地在乳房上揉起来,我鬆了五指,随着她慢慢地揉着两个乳房,我的阴茎涨得很硬,好像有些东西从马眼流了出来。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,下身也随着她的节奏一下一下得在她尾龙骨附近蹭起来。 这时我感觉到掌心好像有些感觉,一点有些硬的东西在顶着我的掌心,我慢慢地揉着她的乳房,那点硬东西也随着在扭动。我虽然有些神志不清,但还是有常识的。她的手慢慢鬆开了,我的心越跳越厉害,双手也离开了她的胸,从校服下伸了进去。首先碰到的是她的腰,一种光滑的感觉,我向上探去,摸到了她的小背心。这种背心是纯棉的。她仰起头,看着我,似笑非笑,脸颊有一抹红晕。我弯着腰,以便双手能伸进去。 先是手指撩起了她的小背心,发现是有弹性的,于是趁势向上一拨,两个温暖的肉球一下子弹进了我的手心,我几乎窒息了。 抚摩着她如丝的肌肤,我手指轻轻地捏住了她的乳头,她轻轻地喘了一声,我用食指和拇指捏着,把玩着,原来女生的乳头是这么大的,像一颗花生米,有点长,手感和乳房又不同,我忍不住捏了一下,她马上用双手往后圈住了我的脖子,闭着眼睛。我有点慌,忙问她是不是被我弄疼了。 她微微笑着摇了摇头,还是闭着眼睛,小声地说:「很舒服,你继续弄吧。我于是用手掌揉着她的乳房,手指捏着乳头,动作也渐渐大胆起来,推着她的乳头上下摇,又或者捏着想外轻轻地拔。我记得当我这样做的时候,她咬着嘴唇,楼着我的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……我捏着她的乳头,不停地吻着她的脖子,她低声地呻吟着。血液阵阵地冲击着我的大脑,整个世界在身边如潮水般退去,剩下的只有我和她的心跳。我猛地把她转过来,把她按在了墙上,我们面对着面。她目光迷离,头髮显得有些散乱。我解开了她上衣的扣子,撩起的棉背心挤着一对肉球跃入眼帘。两个粉色的乳头傲人挺立,乳晕上有几根细细的毛。我不顾一切地抓住了她的乳房,乳头从指间伸出来,我并起食指和中指,不断地搓着,乳头带动着她的乳晕,她喉咙深处发出咽呜的声音,双手在我腰间游走,抚摩着我的小腹。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她的手碰到了我龟头。如同一阵冰凉的闪电,我抓住她的小手,按在了我的阴茎上,虽然隔着裤子,她还是在慢慢地摸索着,一点一点地握住了我的阴茎。我还是不满足,再次抓住了她的手,飞快地塞进了我的内裤里。 她的小手如同一片冰凉的丝绸,轻轻地握住了我的肉棒,使我滚烫的下体有一种退火的感觉。我龟头上流出了粘稠的液体,涂抹在她的手腕,一阵莫名的冲动,我抓紧了她的乳房,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她的乳头,她压抑着惊叫了一声,随即又呻吟起来。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不断地吸着她粉嫩地乳头,吮吸的间隙还用舌头撩拨一下,用牙齿用力地咬着肉球上乳晕的皮肤。 我猛一抬头,咬着她的乳头,她不禁用力地握住了我的阴茎。我几乎失去了理性,扶着她的手,在阴茎上不断地套弄,肉棒涨得有点痛起来了,另一只手还在有力地蹂躏着她滚圆的肉球,低头叼着乳头发狂地吮吸着,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吟。 她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肩膀,紧咬着下唇,发出一种似乎是是哭泣的声音。她的乳房散发着一种浓浓的香味,我不禁把脸贴在她的右乳上,双眼感受着乳房微微的暖气。 忽然头皮一阵发麻,从尾龙骨传来一阵抽搐,阴茎剧烈地抖了一下。 她本能地抓紧了我的阴茎,一阵压抑不住的抽搐,彷彿从远古传来。我猛烈地喷发着,射出滚烫地精液一股股地喷在了她的手上。她有些惊慌失措,但仍然死死抓着我的肉棒。 一阵超快感的眩晕,我搂着她的小蛮腰,头沉重地贴在被我捏得有些发红的乳房上…… 记不清那天是怎么回家的,我撒了个慌,说是帮老师做事去了,我不听课,经常上课睡觉,但学习还可以,而且除了凶狠的英语老师,其他老师都和我混得很熟,所以有时也会帮老师改些本子什么的。 老妈自然相信了我。到睡觉前,脑海里一直是刚才和她厮磨的画面,恍恍惚惚的。草草做了点习题,做的是数学还是物理,对了还是错了,甚至究竟有没有做,一概不知。一直怀疑究竟有没有发生这些事,好像来得太快了,很不真实。 我平时也人模人样的,对女生必恭必敬,怎么和她一起时好像有些不正常? 越想越乱,迷迷糊糊,窗外一轮明月,皓月当空,如汉白玉盘,上有些许碧丝,蔓延开来,像是德鲁依召唤之青籐……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孝儿润母心,温馨乱天伦